鸦子 - 29.想念 那只梦魔总想着要反攻(GB女攻)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土豆小说网


新海岸线文学
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他等啊等,终于等到目标进入梦乡。他顺着因入梦而变得明显的气味飞去,轻易地进入了对方的领域。那里顺应着梦主的心理,正上演着一场春宫秀。

      里卡多虽然冷静,但难免受到方才情绪的影响,看眼前的所有一切都不顺眼。那男人太碍眼了,围着他的女人也非常碍眼,让他来数数看,一个、两个、叁个??居然有七个女人!显然这家伙偷吃的数量远远超过他妻子的想像。里卡多感到一阵恶心,他转瞬间来到那团纠结的肉欲面前,比了个手势,女人们纷纷消散于空气中。

      梦魔冷冷地朝虚空一握,中年男人立刻像被无形之物抓着般浮于半空。男人裸着身子挣扎,梦境像是老旧电视般变得不安定了起来。

      要解决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平凡人类,对幻想种来说实在太简单了,很多时候不过动动手指的事罢了。里卡多琥珀的眼睛里透露出倦怠,他虽然对这些事情并无深刻的道德批判,但他感觉到厌烦。

      那些让他浑身紧绷、一刻也不得放松的敌意,一直刺激着他的精神体,加深了他的烦躁感。里卡多只想早点结束早点休息,而这些所有麻烦的事情都在阻挠他。

      他比了几个手势,准备抽取男人的记忆投放到梦境,看看这男人到底偷吃了多少人。他所需要做的就只是把记忆变成影像报告,然后再小小惩戒一下,这任务就算完成了。

      本该如此的。

      在他力量运作到一半时,里卡多突然感到寒毛直竖,立时屏气凝神。一辈子在生死场打滚的经验在大声嗡鸣,警告他刻不容缓的危机。他无需思考,任由身体反应向一旁扑去。

      只差那么一点点,原先梦魔的位置已被黑色的刺球取代,男人也昏迷着跌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  然而对方没有给里卡多喘息的机会,梦魔还来不及浮稳又被迫狼狈闪避,黑色刺球如同荆棘之花一般四处绽放,每一次都逼得他只能堪堪地避过,何况是反击。

      对方极为熟练,对操作梦境了如指掌,只可能是同为生存在精神之内的种族。那人的攻击紧贴着里卡多,显然一开始的目标就是他。

      自己已经退步到,连敌人的脚步都无法察觉到了吗?

      里卡多不甘地低吼。他的右手刹那间被黑紫色的火焰包覆,以比刺球更快的速度侧身闪过,抓住了其中一颗。刺球的尖刺倏然胀大、延长,刺穿了里卡多握住刺球的手,一时间鲜血流淌,在地面聚起一滩血洼。

      剧痛沿着右手传递而上,梦魔没有吭声。只见包覆右手的火焰连同尖刺一并燃烧,烧出了远方的人影。

      精神种族的战斗是特殊的,任何具现化的东西都是自己精神力量的一部分延伸。所以他们不能受任何伤,因为伤口会像病毒般扩散至全身,但同时,他们也能抓住任何对方的东西,反其道而行。

      诀窍在于,更强、更快、更有技巧。

      里卡多让对方的攻击刺伤自己,同时,他也能让自己的火焰沿着刺球,烧出对方的藏身之处。

      只见那方涌出许多刺球,抵消了火焰的烧灼,一个人影愈发清晰,隐约可见非人类的轮廓——尾巴、翅膀,看仔细了甚至还有小巧的角。

      里卡多震惊地瞪大了眼,脱口叫道:“前、前辈!亚赫前辈!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  他们佣兵团在分裂前,共有两位梦魔,里卡多从小生活在组织内,而负责训练他的就是另一位梦魔前辈。对方对他基本是不打不成器的态度,但他们关系也没有差到会兵刃相向。

      即使他们加入了不同的阵营,也都没有针对过对方。

      所以里卡多百思不得其解,为什么前辈要杀他?老实说吧面对其他人,他大概还有些自信,但面对的是教导他一切技能的梦魔前辈,里卡多自知赢不了对方。

      他们等级差太多了。

      人影终于显现出来,他们同样有异色的肌肤、尾巴与尖角,可气质却截然不同。梦魔亚赫俊美的面上覆着一层寒冰,比里卡多略深的眸子里满是杀气。

      在里卡多的记忆里,对方时常面无表情,他甚至怀疑对方没有笑的情绪。理论上,梦魔这种族为了更好地忽悠猎物,通常会有与之相衬的灵敏思考以及丰富的肢体表现,可亚赫前辈打从里卡多被他训练以来,他就没见他有第二种表情。这样的人到底是怎么吃东西的?不如说真的能吃到吗?

      说起来,他现在仇视的眼神,可真是难得的情绪外露了。

      冰冷的梦魔舒展蝠翼。那部位拥有极高的防御力,显现出来表示对方确实把这件事视为一场无法避免的战斗。

      亚赫冷冷地说:“你伤了他。我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第二次。”

      里卡多瞬间想到前辈跟那人的传言。看来并非空穴来风。

      “我只是听命行事!而且不会有第二次了,我不干了!”

      听到他说不干了,亚赫停顿了一下,欲言又止,最后只挤出一句:“是吗。”就冲了上来。里卡多果断放弃正面刚,选择转身逃跑。

      他拼着玉石俱焚的心而烧了对方的藏身所,结果发现居然是自己的前辈。牺牲掉的右手尽管能动,但疼痛难当,且伤势依然在往手臂蔓延。不快些找到安全地疗伤的话,在被前辈杀死前,他会先因精神体不稳定而迷失在梦里。

      真的会死。

      意识到这点的瞬间,里卡多涌起一阵难言的恐惧。他很少恐惧,却不是因为自己会死,而是想到易思容再也见不到自己会如何想他。

      他的死亡不会有尸体,对方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他身在何处。他们的分离并不愉快,而里卡多已经悄然下了决定,想着总有一天会去找她。

      亚赫依然追着他。他们穿过好多梦境,里卡多的身上又多了一些伤口,就连他的蝠翼上也渗着血迹。

      精神世界的任何伤都是致命的,就等着累积到「精神崩溃」的程度,那世界上就再也没有里卡多这只梦魔了。

      “唔??!”

      就连维持穿越都开始变得吃力,里卡多抹掉流进眼睛的血,举起手所牵动的伤让他忍不住闷哼。

      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,他的反击微不足道,只能一味逃跑、逃跑、逃离无所不在的黑色尖刺。他几乎慌不择路,本能地朝着某一处逃去,只希望后面追着的人能放弃杀死他。

      或着他能甩掉他。

      但他知道不可能。

      里卡多恍惚间想到,如果能死在易思容的梦里,那也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  他好想念她啊。

      ==

      作者的话:首-发:pо18xx.com「ωoо1⒏υip」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  •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