鸦子 - 27.由奢入简难 那只梦魔总想着要反攻(GB女攻)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土豆小说网


新海岸线文学
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只有精神种族理解梦世界是个什么世界,那并非固有言语可以描述。它广袤无垠却也窄小,井然有序,某方面却杂乱无章。个人的梦连接着个人的精神,而所有的梦构成了一个集体梦世界。集体世界是完全封闭的,而其中的每一个梦境都连接着一个真实。那是迥异于现实的虚幻,唯有半梦半醒之际,现实与虚幻交替之时,连接真实世界的缝隙才会显露,而精神种族能抓住那道缝隙,那是他们的天赋。

      他们能来往穿梭于集体的梦,并透过个人的梦,将自己投射于现实。里卡多被赶出易思容的梦世界,他仍能看到通往那处的道标,可他不敢踏上去。他怕回去那儿,迎接他的是无情的攻击。

      集体梦世界是冷的。并非实际皮肤触到的冷暖感知,比那更深层、更直达心底。像突然听闻亲友噩耗,或着心爱之物无法挽回一般,冷寂且覆满无助的寒霜。

      所以精神种族一般不喜欢在外游荡,他们更喜欢待在某人的梦境,或着干脆待在现实。可梦世界对他们来说更加得心应手,也更自在。他们就像流浪者,没有固定的家,只能追逐着没有敌意武装的梦境,直到对方发现而赶走他们。

      有一个固定的、接纳他们的梦,那该是多么好的事啊?

      里卡多揉了揉脸,慢吞吞地往组织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  迎接他的不可能是热烈的欢迎。他一出生就待在佣兵团里,组织里唯二的另一位梦魔前辈,也只会教他生存技巧,更何况其他家伙都是功利主义,为了更高的名次而相互竞争,为了更高的地位而彼此算计。他得时刻紧绷着神经,免得一不小心就被他人丢下。

      现在,组织内部因为老大的死而分裂成两派,一派属改革派,坚持要改革团内狠戾风气,另一派则是主战派,打算沿袭上一代的领导方针,继续向外扩张。

      里卡多本身是想参加改革派的,无奈他欠了主战派人情。尽管他去暗杀改革派首领这件事,算是还了人家人情了,但里卡多还是不能随心跳槽到另一派。佣兵的信条是,只要在任务中,一个组的绝不能背叛彼此。而「决出下任头领」这件事,早已被视为一次任务。

      如果他临时倒戈去另一方,对方不仅不会高兴于多了一个伙伴,反而会不齿他的背叛。

      他回组织后,理所当然地被冷嘲热讽了一番。主战派的首领是狼人,嗜杀成性,威压重重,开口说话的声音染满血腥气。里卡多默默听着,对方故意使用的威压让梦魔有点发抖。他本来就不是善于承受压力的种族,此刻也只能尽量保持挺立站姿,心里想着他骂爽了自然就会离开了。

      很不合时宜,却又像理所当然,里卡多想到了易思容。这不算什么,最近他想她的次数可愈来愈多了。而此刻,他怀念起那温柔乡的此刻,竟觉得周边的空气不再如此沉重,萦绕的腥味淡去许多。易思容胆小,脾气差,还喜欢半强迫人做各种花招,可她也不会真的踩到对方的底线。她有自己的原则,能忍受一些事,也会因忍不住而爆发,但她实在太在乎他人了,因此爆发的火焰很快就被自己熄灭,气来气去最后都会妥协。里卡多倒希望她能再随心所欲一点。

      他们俩虽然认识不久,但却已对彼此足够熟悉。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相性极佳吧。无论心灵上还是身体上。

      ??不、他一点都不怀念她的身体。一点也不。

      “你在听我说话吗?”

      狼人的气息如沾满杀戮的尖针,刺痛着梦魔的神经。里卡多畏缩了一下,又突然想到,在那精神印记产生的负面世界里,易思容倔强不屈,咬牙苦撑的画面。

      她甚至没受过任何训练。

      人的意志是脆弱的,也是强大的,在无数次梦境穿梭之中,里卡多一再地肯定了这点。

      她能做到,没道理他做不到。他就是不想输给易思容。

      不想被易思容看不起。

      真是疯了。她才不会看不起任何人??但首先,她根本看不到。

      里卡多止住了想把自己缩成一团的身子,双手紧握,强迫自己深深呼吸,接着站直身体。他说:“我尽力了,但做不到就是做不到。其他什么都行,就是别再叫我去他的精神世界里。”

      狼人咆哮:“废物!一群废物!为什么我们这儿就剩一堆废物?”

      大概是大家都被你推去送死了吧。里卡多默默在心里吐槽。何况男人根本不把自己跟敌人以外的事物放在眼里,因此也根本不会在乎里卡多好歹排名第五。

      反正在第一第二眼中,第叁以后都不值一提。梦魔有点气恼地想到。

      他被要求写报告书,这耗去了他一大半的脑细胞。里卡多暂时不想碰任何任务,于是他无所事事地开始清点自己的财产。几间安全屋,一些假身份,许多高科技武器与营养液,以及懒得去数有几位数的钱。

      里卡多愣了愣。尽管对一般人来说,已经是可以好几辈子不愁吃穿的财富,可这些还不够买到他的自由。

      然后他开始算起了账。假设一单可以赚多少,危险一些的又可以得到多少,他时间内可以接几单,以及这样下去,他得花几年才能买到自己。

      ??真是愈算愈绝望。并不是说那数字是天方夜谭,而是需要持续高强度活动好多好多年才可能达到。如果完全没有希望也就算了,他还能说服自己放弃,可这并不是没办法做到的事啊!他能做到的,只是需要时间,而他舍不得,舍不得就这样放弃。

      那终点是看得到的,只是必然历尽艰辛。

      梦魔左思右想,试图找出一堆缺点来说服自己这个选择是错误的,可他无论提出多少理由,听起来都像借口。而他始终觉得,这么做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  他一般不是如此积极的人才对呀?

      里卡多双手托腮发着呆,一面看着任务布告栏出神。他总感觉自己的手不受控制地接了几个简单的任务,脑中想得是对自己的赎身费不无小补。

      他真的病了。意识到这点的梦魔抱头呻吟。

      ??更可怕的是,人生有目标的感觉还不坏。

      这个任务相当简单,甚至有些大材小用。有钱的妻子怀疑丈夫出轨,因此委托黑虎佣兵团进行调查。妻子显然不惜下重本找佣兵而非私家侦探,毕竟私家侦探耗时更长。相比之下佣兵的做法简单粗暴,必要时甚至能施以惩戒。

      可没什么人想接这种任务。之前团长还在的话,任务会被直接分配,现在则是非常时期,在决出下任团长前,大多数不重要的任务都会被放在布告栏上等人接洽。而这种鸡毛蒜皮的家务事,大多数佣兵是没兴趣的。

      里卡多想,钱不算多但也还行,任务又不需耗费太多心力,总之就接了吧。他现在是能赚一点是一点。

      他循着资料找到那中年男人,是某小公司的经理,里卡多看到他时,男人正搂着身穿制服的女学生上车。梦魔一路跟着他们来到某旅馆,他们要做什么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  旅馆里不缺梦,梦魔吸了口气,轻而易举寻到梦的气味。他记住了中年男人与女学生的气息,随后入侵了一个还算可以的梦境。梦里到处是粉色圆球上上下下乱跳,还有奇怪的彩色棉花糖。

      梦主躺在棉花糖堆里,周边是几个看不清面容的男人在服侍她。里卡多皱起眉头,他不喜欢大量的梦幻般的粉色,不喜欢那些男人搔首弄姿,也不喜欢梦主抱着人就亲。

      简单的来说,现在的他看什么都不顺眼。

      梦主只是个普通人,对梦魔一点抵抗力也无。她受到梦魔的影响而变得放荡且充满欲望,四周的粉色多了黏稠感,让里卡多非常不舒服。

      他不费吹灰之力地躲过所有梦境的自我防卫机制,并且一脸嫌恶地把开始乱交的一群人埋进棉花糖里。他大手一挥,力量涌动,粉色的世界迅速暗了下来,它们不再梦幻而淫靡,留下的只有灰暗枯燥,而那些欢愉的肉欲全被埋没在厚重且巨大的糖堆里。

      ====

      作者的话:

      怎么感觉很悲伤? ?忧郁青年里卡多。其实他就是尝过甜头后回不去了。果然由奢入简难呀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  •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