鸦子 - 24.所謂信任 那只梦魔总想着要反攻(GB女攻)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土豆小说网


新海岸线文学

    自从里卡多点出姬小姐出现在白思思最后的梦里,易思容就不太敢面对姬小姐。她知道这件事很有可能跟姬小姐无关,这当中肯定有些误会,但她不敢去找姬小姐对峙,至少现在不敢。

    易思容是个胆小鬼,消极份子,恨不得时时宅在家以远离门外的事事非非。相反地,里卡多更积极、外向,对自己有着张扬的自信。他们是完全不同的两类人。

    “我有的时候很羡慕你。”易思容直言,“其实吧,DS圈子压力还是挺大的,以前比较和谐,最近越来越乌烟瘴气,到处都在攀比。”

    她刚加入那会儿,大家乐于分享经验,一起玩耍,出了问题也会想办法解决。可最近不知怎么回事,渐渐地居然变成一种隐晦的时尚。假借BDSM之名,实则满足自我支配慾的男人变多了起来,有不少M被当成真正的性奴对待。除此之外,女性趁机诓骗男人或女人的新闻也时不时冒出头。不知不觉,原先真正喜爱这圈子的人们,默默地淡出了圈子,易思容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在某一次聚会,没带宠物的她居然被一新手小女孩讽刺,易思容就知道这圈子完了。她与姬小姐是在同一圈子认识的,听她抱怨过后,据说姬小姐有回去帮她报仇,但反正她是不会再去那个圈子里的。

    她可以换一个圈子。毕竟自治区那么大,又不止这一个圈子可以进,尽管当时那是最大的。而在易思容找到下一个可以待的圈子前,她先谈起恋爱了。

    他们此时一起窝在萤幕前看小黄片。什么你说是情趣?不,任何兴趣一旦扯到工作,那一切就都变了味。易思容得在明天前看完这新出的小黄片并撰写评价。她看的点与广大群众看的点可不一样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,居然就想起从前,顺带抱怨了一下。可能是因为片子里的綑绑手法并不专业也不现实。

    里卡多也在看着。萤幕不大,他们俩挨在一起。梦魔学习得很认真,并在脑中自然地把女主角的脸带换成易思容。

    恶。完全想像不出来!这女人会露出这种表情吗?

    虽然看得认真,他也有在听易思容说话。听女孩子的语气大概只是小声抱怨,并不需要他的回应。但里卡多突然想到一点,便问道:“你说不少M被当成性奴对待。M不就是性奴吗?”

    接着蹙起眉,语带不爽,“我感觉我就是了。然后我根本不是M。”

    易思容笑出声,自动忽略里卡多赌气的后一句话,“怎么可能一样?”

    她按下暂停键,转过身子与梦魔面对面。易思容伸手,以手背轻抚梦魔瞪大的眼睛,语气放缓而低,“你舒服吗?爽吗?快乐吗?”

    梦魔轻颤,大脑违背意愿地开始回想。他舒服吗?舒服的;爽吗?肯定是爽的;快乐吗?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那种快乐也是前所未有的。

    但他才不会说出来。他握住对方一路轻抚而下的手腕,却并没有阻止,只纵容着女性来到脖颈。那里是生物的弱点,颈动脉里血流奔腾,只需划开一道伤口,或着轻轻按住数十秒,几乎没有名为人类的生物能继续站着。

    她将手放于其上,里卡多绷紧身体,喉结滚动,易思容能感觉到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,你高潮得那么厉害,那么有天份。”易思容没继续往下,而是把玩起泛红的耳朵。她道:“我问你,你觉得自己是我的性奴吗?”

    里卡多没有回话。这问题的答案,他们俩都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让你快乐。我有没有高潮不重要,重要的是,你有没有享受到。这一直是BDSM的核心价值。”

    很多人会以SM之名行虐待之实。更多人根本不清楚两者差别,只觉得有人居然愿意被人践踏、羞辱、玩弄,天底下还有这么好的事?他们不知道的是,这件事本该是美好的,关乎心灵的,建立于高度信任的。那是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。

    易思容认真地看着梦魔琥珀的双眼,郑重地说:“如果你不愿意,我根本不会做下去。”

    里卡多还在小声挣扎:“??我本来就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易思容低笑,她可太清楚对方的身体反应代表了什么,“我姑且还是分得出欲拒还迎跟真心厌恶。”

    她捧着里卡多热烫的脸颊,拇指摩挲柔软的唇瓣。里卡多先在对视中败下阵来,有些羞窘地移开视线。

    那按在自己嘴唇上的指腹过于温柔,隐含渴望,让梦魔都有些心动。他突然感到口干舌燥,于是微微抿了一下双唇。

    ??他居然觉得,这样的关系还不赖。

    梦魔抿起的唇,沾得易思容的拇指有些溼润。女性看着难得害羞的梦魔,悄声问道:“要亲吗?”

    对方张了张嘴,:“??亲就亲吧。”

    他们贴上对方,唇对唇,舌缠舌,那是一个温存的吻,也是一个情难自禁的吻。一吻毕,双方都有些情动。易思容忍心将一脸不敢置信的梦魔转过身体坐好位子,自己则继续打开片子工作。

    实在是几天前的那次还没恢复过来,心有馀而力不足呀!

    里卡多抱怨了几句就继续跟着看片子学习去了。片子看完了里卡多内心都没什么波动,他大概真的完蛋了,对食物更挑剃了。他只觉得剧情内容普普通通,高潮反应相当不真实。

    他看着易思容开始写稿,突然也有点想让对方,知道一点点自己的事。就一点点。

    让人了解自己、掌握自己,那可是大忌。但人生在世,作为一个有意识有思想的生命体,若是直至死去都没有人真正了解过自己,那岂不是太寂寞了?

    至少,如果自己真的出了什么事,这世上还有一个人会记得他,并挂念他。原先还不觉得如何,一旦意识到便一发不可收拾,再也无法将自己隔绝于世界了。

    他头一歪,靠在了易思容肩上。易思容没有推开他。

    他说:“我一出生就在佣兵团里了。我们那团叫黑虎,反正混得挺好,是菲莱纳区排行第二的佣兵团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对方为什么突然讲起了自己,易思容还是停下工作认真聆听。

    这是不是代表,自己还是能被信任的?

    梦魔继续说:“佣兵团虽然不缺人,但缺强者,我们都会去物色孤儿回来培养,总之佣兵团就像家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动不动揍你、骂你、杀你的地方能叫家的话。”他自嘲,“我们实施排名制,会影响生活水平,为了爬到高排位那是不择手段,也是很烦。大家都疯了一样,要么接任务要么暗算人,平时生活也没什么消遣,也就打打杀杀找人上床吧。”

    他们团内虽然规定不能自相残杀,但使绊子的可多了。

    易思容点评了句:“听起来很无聊。”

    里卡多笑了笑,身在其中,忙着出任务或着躲暗算,生活可说十分充实,但如今短暂跳脱出那个回圈,有了现在这样的体验,他很难不赞同女孩子所说的,那日子确实无聊透顶。

    但他终究是要回去的。他不可能逃离那打从一出生就被决定好的命运。

    他有些落寞地垂下眼,声音低低的,“是吧。”

    有能谈得上话的人、也有能一起出任务的团队,但这些都建立在他有用的前提之上,建立在他们同为黑虎的人之上,如今黑虎一分为二,他又因为道义跟了自己不喜欢的人??现在的黑虎早已不是他待的黑虎了。

    确实没什么好留恋的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儿里卡多也没再说一句话,易思容感觉现在的气氛不太适合问他排名第几,想了想,她也歪了歪头,靠在梦魔头上,一手揉了揉对方柔软的短发。

    头上的角磕到她,她稍微调整了方向,并打开了下一部片。

    ==

    作者的话:首-发:http://www.wuliaozw.com/(ωoо1⒏υip)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  •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