鸦子 - 4.认清镜子里的骚母狗是谁 那只梦魔总想着要反攻(GB女攻)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土豆小说网


新海岸线文学

    易思容没想到那只梦魔真的找上门了。

    “臭女人,我今天就要你哭着求我操!”

    男人一上来就放狠话,叁步并作两步地走过,直接推倒易思容。他们倒在柔软的床上,梦魔横眉竖目地俯视女性。

    那眼睛是琥珀色的,里面映着自己。易思容分神地想,随后很快注意到对方掀了她的衣服,里面是黑色的内衣。

    她以为梦魔是性爱高手,显然不是每只梦魔都是???

    怎么说呢,她是不介意一夜情的人,但一切的前提都是要自己舒服,对吧?照这个势头都不知道会不会有前戏。易思容不介意硬上人家,但可不喜欢自己被硬上。

    被压只能到此为止,接下来易思容要夺回主导权。

    她低笑着,掐住男人的双颊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来找我了?是不是欲求不满?”

    里卡多立刻发怒,“去你的欲求不满!你全家都欲求不满??嗷!”

    易思容大力揉捏臀瓣的刺激让里卡多的语调歪了一瞬。正当男人打算起身给易思容一点颜色时,对方飘来一句:“别动,让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他就这么定住不动,任由那作乱的手指插进自己的菊穴。

    “你??!”

    里卡多好歹也是专家,很快反应过来发生什么。一般来说他都会严加防范,甚少落入陷阱,然而这次真的是大意了,足以列入里卡多十多年职业生涯黑历史之一。

    他惊叫:“独角兽的角!你他妈怎么会有?”

    原来那包粉末是独角兽的角。果然姬小姐神通广大。易思容临危不乱,神态悠然,很大一部分是得力于姬小姐的法宝。

    易思容更是大胆,手指在穴口转了几圈,意外地发现肛口没有想像中紧致,反而柔软而诱惑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这么淫荡。怎么,雌穴自慰很爽吗?”易思容哼笑,“射几次?一次、两次?还是??小鸡巴完全射不了?”

    手指抚平皱折,指节深入,立刻受到媚肉热烈欢迎。穴里炽热软嫩,易思容刚想有些干涩,便有流出的液体润滑,让手指进出更顺畅。

    易思容挑眉。

    “嗯、啊!住手!嗯??放开我!”

    侵犯他的指头很快增加到两根,一番探索,易思容轻易找到前列腺,使力按压。梦魔仍然撑着的双臂在颤抖,胸腔起伏,却是咬紧牙关不愿再多发一个音。

    “虽然你一副抵死不从的样子,但你的身体可诚实了。”

    易思容停下入侵的行为,在瞪着的琥珀眼瞳前晃了晃,指节与指节间牵着透明银丝,湿润整根手指,晶莹透亮。

    里卡多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瞧,”女性强迫地把那两根塞进男人口中翻搅,唇舌与指尖竞逐,“都湿成这样了。简直就像发情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唔??!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居然会流水。你说你是不是下流的小母狗呢?”

    里卡多只能拼命摇头,但微弱的反抗只是沉醉的摇头晃脑。男人想起身,口穴却只能乖巧的任人玩弄,屁穴甚至空虚的收缩,液体沿着大腿下流。

    不、他才不是下流的母狗!一定是这女人干的好事,不然自己怎么会完全反抗不了?

    “嗯、唔嗯、嗯。”

    无法闭合的嘴溢出断断续续的呻吟。里卡多闭上眼睛,努力在心里抗拒熟悉又陌生的快感。舌尖发麻,自身液体的腥咸味明明不好吃却令人欲罢不能,股间传来不可忽视的热量,所有感官只剩下羞耻的几处,无限放大。

    这副自以为抗拒的模样,落在易思容眼中则是充满隐忍的享受。看着自己也不知道沉迷进去的梦魔,易思容舔舔唇,她也兴奋起来了。

    易思容退了出去,男人的舌头吐在外面,唾液滴落。她让梦魔换了姿势,双腿张开,露出下体,将自己最隐密的部位完全展示给女性看。

    “你、放开、放开我!”

    嘴倒是很硬。易思容轻笑,指腹沾着顶端的黏液,沿着饱满的龟头描绘而下,完全勃起的柱身长度可观,硬实而炽热,再往前抵达会阴下开合的穴孔。那里是红嫩的颜色,吐着泡泡,不满足地向她发出邀请,渴望被什么东西抚慰。经过上次的教育,它已经知晓自己的用途,知晓如何能让自己舒服。易思容将淫液抹在菊穴周围,只是柔按穴口,完全没有进去的意思。

    里卡多抱着大腿的指节泛白,咒骂的话语里间或参杂撩动人心的吟哦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诚实的孩子。你的身体比你本身更会讨我欢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喜欢关我什么事!贱女人赶紧放我走,我、我大人不计小人过!”

    易思容动起手来,“我得好好教育你。”

    里卡多试着反抗,很快便绝望地发现,那些都只能在脑袋里想想。事实是他的肉体被女性翻弄成另个模样。红色的麻绳缠绕赤裸的身体,特别凸显胸膛与下体,男人双腿外扩,跪在镜子前,易思容正把一根细长的棒子缓慢插入马眼。敏感的器官第一次受到这种折磨,里卡多很硬气地咬牙苦撑,他觉得这女人就喜欢看他叫,他绝对不会叫!

    棒子成功没入,留一小截环扣在外面。

    “死变态!臭女人!这什么东西快给我拿走!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这是什么吗?”易思容玩笑般地弹弄直挺挺的肉棍,“这是为了防止小母狗作出有违身份的事。母狗可不会射精,对吧?”

    女性快速地用叁指扩张,淫水一股股越流越欢,诚实反应主人的慾望。待见差不多后,易思容拿来一根电动按摩棒,在穴口摩擦。

    里卡多吞了口唾沫,穴口缩紧,但那紧缩的动作与其说是拒绝,不如说是希望人家尽快插入的吸吮。手指怎么可能够,非得是更加粗大、坚硬的东西??

    对,就像近在咫尺的肉棒。

    里卡多为那的想法感到荒谬,还未等他痛骂自己导正思想,肉棒一个戳刺,破开肠道,直直挺往深处。

    “噢——!”

    梦魔猝不及防叫出声。肛口被辗平,肠肉违背他的意志,群起而上欢迎入侵者。那种难受的饱胀感回来了,更多的却是让他感到异样的满足。

    易思容调整按摩棒的位置,让前端正好抵住前列腺。她用紧缚的绳索压住棒子尾端,让它可以保持,这样她才能放手做其他事。

    被放置的梦魔疑惑地扭动身体,“啊、你你别这样、呀??要干就好好干、嗯!”

    难得有梦魔任她宰割,易思容决定要好好探索一番。说实话她也兴奋起来了,只是说到调教,她能特别有耐心。

    “谁说我要干你了?”她欣赏眼前美景,“诚实的狗才有奖励,你还不配。”

    梦魔粉紫的皮肤越发鲜嫩,异色的皮肤神奇地不会带来突兀感,反而显得骚媚而可口。那琥珀的眼睛盈着泪水,嘴角挂着的口涎让本人以为的瞪视更像缠绵;綑绑的绳子将精瘦匀称的身材谱出虐恋美。易思容先是与胸前粉色的小点玩了会儿,惹得男人又骂又叫,接着又把他硬得发疼的阴茎握在手里,像游戏机台的操作杆似的上下左右绕着圈。

    “住手、住手??嗯??!”

    里卡多已经喘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
    易思容终于玩够前面,转到后面去。男人漂亮的蝴蝶骨上有黑色翅膀的印记,顺着流畅线条往下,是一条在床上左右摩擦甩动的细尾,尖端是倒着的心型。

    她好奇地握住尾巴,梦魔立刻受刺激地想跳起,碍于绳索綑绑只能不住摇动。

    “不行不行那里不行、啊!”

    女性怎么可能住手。她像撸动性器那般摩擦尾巴,那是光滑细致的触感,尖端则分两面,一面较为粗糙,手感极好。她能感觉尾巴在抖动,不如说梦魔整个人都在发抖,头颅低垂,姿态逃避,但那实在太让人上瘾了,她暂时不想松开。

    “知道为什么我总是给你照镜子吗?”

    她强迫里卡多抬头,镜子里是男人鲜少有的媚态,在他身上如此自然,魅惑又色情。

    里卡多眨眼,想起第一次女人向他演示男人如何被操干,第二次换他自己对着镜子侵犯自己。镜子里的男人淫荡极了,不知羞耻地露出下流痴态,完全沉浸在前所未有的快感之中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要让你认清镜子里的骚母狗是谁。”

    里卡多脑袋一麻,屁眼里火热无比,按摩棒开关并未被打开,他又开始觉得不满足了。

    ==

    作者的话:

    哇伊!

    看到屁股流水我想有些小伙伴会怀疑自己点进双性文了?毕竟双性正夯

    但是放心!不是!只是梦魔的特徵,之后会写到滴!

    里卡多:惨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  •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