胸奴咪咪喵 - 第兩百零五章,皇帝好像有心事 夫人們都讓我開後宮是哪裡搞錯了吧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    跟着竹芩的阵仗,这也是晃到了花园里边,怎么来的景文都有点不明所以,这一用错了词加上竹芩那令人在意的表现,他这走得是有点漫不经心,反正左右让黛仪玉儿给架着了,芸茹在他背后轻轻推着,后边再跟上兰熙韵芷,他自己的娘子阵容也是不容小覷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你要让谁进来呢?竹芩端着茶盏,提盖轻轻刮了刮杯沿。

    嗯……是一对孪生姊弟,名叫吴倩跟吴叁,我煞訶鶙部所属,现在应该是在给新成军操练,想来我要交代的事情他们才能办得,尽快让他们过来为好,越快越好,崔大人应该认得这两人。景文摸着下巴,这也是在圆桌一侧坐下,几位娘子围绕着两人坐在环着亭子的石椅上。

    你要他们去做什么,何不朕派人捎个口信就是,这样神秘兮兮的。竹芩脸带笑意,眼睛直直盯着他双眸,好像要把他看穿似的,对于他到底要干嘛,好像也不是真的挺在意,却就是要看穿别的层面的东西一般,一边也是往身后侍从们之中招招手,葇葇过来,叫崔予寧快马加鞭把人请来。

    是。韵芷的妹妹答应完马上就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这个,不说行不行?虽然竹芩想都没想就让把人叫来,不过景文这还是一愣,没料到她还真问因由,那对铜铃大眼咕嚕嚕的转了一圈,好像骰子给往碗里丢似的,这动摇程度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看情况……与朕有关没有?竹芩稍稍瞇起眼睛,这小傻蛋想瞒朕呢,也不知所为何事。

    情况尚未明朗,景文无法承认也难以否认与陛下有关。他两手八指交扣,两隻姆指交互着打着转。

    有说与没说却是无异。

    嗯……与国事有关?竹芩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即使为真也不能保证一定有或无。景文摸摸下巴,说不定齐鳶飞只是在城郊有个自己的小天地干点自己的小嗜好,说不定他还挺喜欢木雕,就是怕让人瞧见了。

    那,于你私事有关?竹芩好像问上兴头了,小手推颊,四根指头微微内折看着有点可爱。

    ……也不能说全然无关,来源是有,但是能得到什么则不能确定。他嘴唇左努右努的,这人思考的小动作怎么便这般多的,看着都有趣,竹芩这一边扶颊,另一手一边伸着小指用指甲尖轻轻推着杯盏中漂着的一片茶叶。

    于你娘子有关么?她轻轻弹着那片指甲般大小的叶子,眼睛倒是直盯着他看,今天的陛下好像哪里怪怪的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点。景文脖子一缩,掬月虽然这被远嫁了,一夜娘子终归是娘子,更别说他还得想着怎么把她抢回来。

    是你夫人么?竹芩眉角微微一颤,她夫人自然说得是朱茗了,却也没别人。

    不是,不是茗儿。景文不自觉的挠挠头,掬月的事情说了到底是能行不能他也没敢把握。

    那与在座这几位呢?竹芩黛眉一挑,往黛仪她们望去,几位娘子这也是围在一旁下起棋来,黛仪一脸茫然的回看她,咧出一抹打气似的微笑。

    也……没有相关。景文那骰子般的眼神飘忽再现,心道一提掬月就会扯上齐家,扯上齐家就会把事情复杂程度提高不少,他还是只能坚决闭口不谈。

    ……那你还有哪个娘子?竹芩不免瞇起眼睛,要让她想,除却眼前这几位,也就还有一人她能想得。

    那就是她妹妹。

    看着他眼神浮动不定,又是更加加深了她的猜想,这就让竹芩噘起了小嘴,目光喷出些许火光,不由得景文一凛。

    颐儿?竹芩小小哼了一声,杯盖啪的一声盖上。

    殿下已经好一阵子没跟我说话了,怎么会是她。景文一听原来是她会错了意,这也是傻笑一阵,听到殿下被提及,兰熙也是神情有些落寞的看了景文一眼,轻轻抿了抿唇。

    ,一点迟疑也没,竹芩这也是小脸泛红,好像反而自己心虚了似的。

    你还有娘子朕不知晓的,景文可真坏。竹芩两手合十,两膝夹手,这也是往园景之间看去。

    此刻她完全背对景文娘子们,除却兰熙韵芷坐在一旁揉手,黛仪芸茹玉儿都是对着他瞪大眼睛,两手往竹芩身后一摊,一阵比手画脚,这无声的默剧让景文看着有点滑稽,不过看起来,娘子们的手势都导向一个结论。

    快去哄哄陛下。

    竹芩姐姐,景文这就连忙转到她身边蹲下,轻轻搭手揽着她肩头,有些事情我不说,是怕节外生枝,你听了又烦恼,我的功用就是给你分忧,这事情有个结果时,我就会马上与你说,现在真不是时候。

    ……大胆景文,谁让你搂朕了。竹芩娇声轻斥,不过脑袋倒是硬往他胸膛靠去,他揽归揽,分寸还是有所把持,没敢靠太近,竹芩这一靠却是小手往他衣襟扯,硬是把他拉近了才靠,景文一脸紧张,回头望着娘子们,她们倒好,这都是竖起两手拇指,好像夸奖他似的,然后又是两手摊着往竹芩身后抬了抬,让他继续似的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状况下他根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竹芩又是喝斥不让他搂,又是自己靠上来,这两相矛盾的言谈举动直接让他就地当机,也没敢问该搂还是不该。

    就依你吧,朕不想知道是什么事了,反正景文会替朕办好,对吧?竹芩稍稍扬起下巴看他,咧出一抹微笑,好像在撒娇似的,对于搂与不搂的问题,这也就不着墨了。

    当然当然,有什么变数我再向你稟告。景文紧张的用另一手抹额。

    不用,朕不想管。竹芩嘟着小嘴摇摇头,闹小孩脾气似的。

    那如果需要动武呢?景文瞪大眼睛,你不给批示我怎么办事啊?

    别把京城拆了就是,杀一万个人以内都不必向朕稟报,你全权处理,王公贵族也一样,朕都不管,办好再稍稍提一点让朕解了这一点好奇心就是。竹芩轻轻说道,这还真就放手让他做了,多半她也是猜到自己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那如果是夷叁族的罪……景文抿着唇,不敢说完。

    夷叁族?竹芩微微挑眉,但也没多大起伏,那不在一万人以内么,你自己作主就是了,谁当斩谁得释都由你,朕乏了,想谈点别的。

    是,呃,谈什么?景文紧张道,上一次这般紧张,还是在茗儿面前。

    谈谈情说说爱,何如?此话一出,娘子们以黛仪为首这都是双手捂嘴,一脸兴奋,两颊带着红晕乐不可支,除了那两个推手推个没完的,景文这下可是满头大汗背湿一片,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,竹芩看到他整个愣在当场,笑着往他胸膛一拍,逗你呢,话说,此次的蒙古使节,那位珈儿炽公主你觉得如何?

    如何是指?景文摊着一手,两眼瞪得老大,好像真就不解竹芩话里弦外之音。

    自然是指你对人家什么看法了,朕瞧她那看你的眼神,那可真是少女长成正绍华,揪着黛眉望情郎,你难道没半点觉察?竹芩说着,这也是挪了挪脑袋,寻个更好挨的角度继续挨。

    就她这低头的半晌,景文连忙回望他娘子们,黛仪玉儿芸茹都是连连摇头,景文直接茫然。

    ……没什么特别的,没有直接交流,也没有觉得那眼神有哪里不对,不过挺友善的,可以交个朋友。景文笨笨的说道,好像连自己都觉得答得挺差。

    叁位娘子都是额头一拍。

    ……朕还想着若不替你说媒呢,也不知道景文这是专情还是木头,唉,可苦了这小公主,这还把她座边那个色目人侍女让与你呢。竹芩听着他说对人家没那心思,这也是心头一喜,不过小脸却做嗔怪样,也是对他不解风情做了表示。

    说媒什么的就不劳竹芩姐姐操心了,也得娘子们同意而且合得来再说,侍女么,是说艾尔娜小姐的事情?景文轻轻摸了摸下巴,原来是谈这个情说这个爱,这倒是自己想多了,公主把她留下来了,她现在在哪呢?

    公主你不要,一个侍女倒挺上心,真摸你不透。竹芩笑着摇摇头,一脸没辙,已经让人带她上你寝殿去歇着了,别急。

    哎,还不是玉儿答应要带人家回老家看看的,我跟她也只是刚好多聊两句,朋友而已,朋友而已。景文笨笨的挠挠头,今天竹芩姐姐好像挺关心我的交友情况,怎么回事呢?

    ……这样,你这朋友可让朕烦恼了些,你们说的那方言,宫里可没人会说,幸好她蒙语还算行,也是让会了的禁卫跟着,待会你再去看看她吧。竹芩这就不再挨着他,轻轻的起了身,景文连忙搀她,这也是一隻大手搭她手,一隻手扶她腰际,简直是夫人般的待遇。

    ……景文你是不是要把这駙马做实了,老对朕动手动脚的。竹芩一下也是俏脸浮晕,努着嘴嗔怪道,吓得他连忙抽手。

    景文不敢。一边这么说一边站了起身,恭敬的杵在那边,一边也是困惑自己怎么就这么顺手的搭上去,娘子们这都看着呢。

    不过,她们好像挺鼓励这种行为就是,这一个个都是给他竖起拇指。

    下回先不敢再出手,老这样害朕动心了,你当得起?先去看看那位艾尔娜小姐吧,朕还有事与黛仪玉儿芸茹商量,兰熙韵芷也陪陪朕吧,别老绕着他转。竹芩轻轻一笑,这也是往他屁股一拍,就把他赶走。

    你这不也是对我动手动脚?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