胸奴咪咪喵 - 第兩百零四章,奉旨休假 夫人們都讓我開後宮是哪裡搞錯了吧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    景文这就拿着昨夜翻折掬月的那招招待了兰熙,韵芷看得是满脸羞涩脑子一片混乱,这也是只敢小腿推着她熙儿姐姐腰后,趴在景文身下供他亲吻疼爱,兰熙倒是玩得挺尽兴,一时间也是把两小娘子招呼了个身下湿润淫腥,脸红娇喘。

    不过昨夜实在太过放浪形骸,这也是出了两回便无以为继,也只能牵着两个小娘子出去晃荡晃荡,一样是花穴之内有馀精,两人倒是各树一格,兰熙根本一点也不在乎的勾着他手,沿路滴着也不管,韵芷倒是紧夹两腿内心这还难以行走的,景文苦笑不已,差点要抱着她走。

    皇城之大,景文认得的路不多,居然晃着晃着就到正殿前面,辽使果真一早就走光了,只馀下金使才刚践行,这也是准备拔营离开,远远看到景文,完顏宗朮用力的向他挥手,远远的竹芩见着了,连忙推推身边的玉儿小跑到他身边。

    駙马这么好兴致,一早就搭着两个小娘子散步,也不来送行送行。他摇着光秃秃的脑袋甩着那条辫子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这不是特意来送王子殿下了,也就你我给足面子。景文嘿嘿一笑,倒也是挺厚脸皮,小玉儿这话都翻得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欸,駙马爷,给你问个奇怪的问题。完顏王子忽然神祕兮兮的,也就把他跟玉儿拉到一边。

    我洗耳恭听。景文也是一个配合度奇高,这就与他和小玉儿蹲到旁边一角。

    是这样,万一,我是说万一喔,万一有人要危害到这个国家,你会如何?完顏宗术看着有点神经质。

    何谓危害?这个国家存灭与否其实我也是不太在意,要开战便来,也就参战而已,却是没有什么好说。景文听着耸耸肩,看着倒还真不在意似的,小玉儿差点没跌倒,不过嘛,如果换一个角度来说,答案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哎,你说。完顏宗朮点点头,小玉儿这也等着看他。

    ……这要是针对我的夫人,我一定追根究底,把该当负责的人,连带他的亲属朋友,从中可以得利的所有人,全部折磨到死。景文说着一边瞇着眼睛看向北方,听闻辽国在我北方蓄势待发,动作频频,陛下是还没让我出手,不过要是有哪天你见到树林之间吊着人,肚破肠流的等死,或是被生生的串在木桩上,那就是我来了,而且,看在那个太子面子上,我会一路进到他们宫廷,在城楼上肢解每一个皇族,让他们的百姓听听他们的哀嚎,让他们深刻的体会到与我夫人作对是个什么下场,对于夫人的事,我向来是没什么分寸。

    ……呃,这样啊?完顏宗朮摸摸鼻子,好像得到了他的答案,这也是有点紧张的搔搔鬓角,即便那里是空无一毛,大辽算来兵多将广,你怎么做到这种逆天而行的事情呢?

    能有多多?了不起我们战士一个人多杀两千人就是,稍稍累了点而已,算不得大事。景文又是一耸肩。

    ……如此要于你为敌还真不是普通难看了,这个……完顏宗朮抹了抹额前,一个人多杀两千?这他连想都不曾想过,要是有个万一,我们在战场上相见了……

    殿下放心,我不会让你难做,你们衝慢一点看看辽人什么下场,反正我们都步兵,要追你们也追不上。景文摆了摆手,不过说起来,殿下,有一件事我觉得不跟你说明了不行。

    何事?

    便就你那青梅竹马的事情。景文话才出口,这完顏宗术跟小玉儿都是往前一倒,人家跟你谈军国之事你这弯一拐到拐到人家私事了去。

    你说,我听。完顏宗术摇摇头,这个人语不惊人誓不休的,也就顺着他转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我的话,为了心爱的女人无论要我牺牲放弃什么都是无所谓的,这个说法有点直,还请你原谅,不过你的父皇除了你以外还有别的候选继承人吧,要我的话,我就爬到他们所难以企及的高度,让父皇除了我没有其他人能选择,你的态度就强硬点,选我就依我的做,我要谁当皇后便谁当,你高兴选那些谁接班选谁去,只会听从不能自主的王还能说是王么,一个真正强大的部族哪需要用姻亲的方式来增强自己的实力?必要的时候脱出部族自立都可以。景文哼了一声,拍了拍他的肩头,完顏宗术不免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还以为你要我反了呢,真是,我要谁当皇后便谁当是吧,我喜欢你这个想法。完顏宗术点点头,倒是挺高兴。

    反?胜过父亲可不算反,我们的部族孩子是要强过父亲的,一代可不能不如一代。景文微微扬起嘴角,这便领着玉儿要走。

    你从来都没有犹豫的吗?完顏宗术看着他,歪着头一脸疑惑。

    永远都是夫人优先,没什么好犹豫的。景文两手一摊,好像他问了什么白痴问题一样。

    ……那你还有侧室呢?他再追问道,看小玉儿也是挽着他手,看来也是不免一问。

    那就是夫人们优先,就这样。景文微微一笑,把玉儿也是扛到肩上坐好,多半这又洗脑了一个妻奴了,他也是把这刁鑽王子给搞了定,目送着金使们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夫君大人,该放玉儿下来了。小玉儿走到竹芩跟前了,连忙低声道。

    嗯?不多撒娇么?景文嘿嘿一笑,这也是把玉儿松了开,让她自己跳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哪有你这样炫耀的,玉儿才不呢,撒娇也只给夫君大人看。小玉儿噘着小嘴,轻轻勾着他手。

    你还真给朕面子,这都送完外使了才姍姍来迟,却就来得及送金国那些个傻大个。竹芩待他走近,这也是掩唇轻笑。

    呃,竹芩姐姐一句话我就赶紧来了,哪还敢耽搁,晚来也是承了你的好意么。景文搓着手一脸狗腿。

    敢情还是朕宠坏你了是不,讲得这么底气十足,也罢,不宠你着点,朕也没人得宠。竹芩说着,笑意更浓,看着还略有一丝丝妖艳,不由得景文心头一震,这下可是满头大汗,背脊一凉,娘子们在一旁看着他这矬样都是一阵娇笑,竹芩这也是摇了摇头,怎么,莫不是事情了了,急着回家了?

    这个,想来也没我什么事了不是?景文傻笑了笑,两手食指在胸前高速打转,心虚至此也是难以得见。

    怎么说就没你的事了,这回可是在金辽眼前好好的耀武扬威一番,让他们回去好好掂量掂量自己的能耐,要说止战,景文可是首功,就这么急着走,也不等论功行赏?竹芩轻轻一笑,忽然往他胸口一戳。

    作为竹芩的骑士,这也是应该的,算来没干嘛,还得罪了辽国那些小王八,止不止战我不敢说,哪敢讨什么赏。景文苦笑着摆摆手,这倒是挺实诚,也没有顺杆而上。

    那是他们专程找碴来的,也不知道怎么编排完顏王子让他起头,而且你从头到尾不都没说话么,要也是朕亲自得罪,你这人真是搞你不懂,人家赏么,一句谢主龙恩也便完事了,就你最囉嗦还得朕哄,要是多两叁个臣子如此,朕多省事。竹芩又是往他胸口戳了几戳,以黛仪为首,几位娘子这都是转过身别开头,好像忽然对天气什么的起了浓厚兴致。

    哪还要竹芩姐姐哄,不瞒竹芩姐姐,眼下我还有些事情没办完,实在是无功不受禄,谈论功行赏还算得有点早。景文这倒歪着头,食指拇指轻轻推着下巴,好像真就在掂着自己还有哪些事情没成。

    这些事有这急的,多空两天再做行不?竹芩秀眉微蹙眼半眨,好像有点不满似的。

    嗯……说急么,倒是有一件,越早越好,这情况尚不明朗,证据也没有半件,我也不好多说,不过正是如此更要快点行事。景文眉头微微一皱,思量着从掬月口中得知的情报,确实是有其急切性,可是这要打草惊蛇也难保他不会销毁证据,不过换个角度来看,也难说他要是行事小心会不会笨到留下一点蛛丝马跡。

    那可有急到两天也空不得?从朕召你入宫至今,朕都让你慢待了四十章了,晾在一旁像个摆设似的,你这人怎么便这般木头,空两天陪陪朕怎么了?竹芩小鼓着脸,两隻眼睛瞟着地上游移一阵,这还真是挺不满。

    什么东西四十章啦?

    呃,所以竹芩姐姐的意思是让我多留两食指按着下巴,这头都歪得快整个人翻一圈了,也算是有听出重点。

    朕朕朕才没这么说,景文瞎说什么呢,多留几天也是看着有事商议不急着现在便说而已,可不是平白留你。竹芩小脸涨红,声音都直接高了八度去,向来看着典雅端庄,自带威仪的陛下,这时看着也是娇涩可爱,景文一脸被喷得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名唤谁人,这也是一个眼神看向娘子们。

    她刚刚确实是说了让我陪她是不?黛仪玉儿芸茹兰熙韵芷动作频率一致的点点头,显然他也是半点没听错。

    ……那不这样,竹芩姐姐跟你打个商量,景文不知道皇城里面有些眉角怎么运作的,这有些事我得差个人去办,而且我得当面交代,我能宣她进皇城不行?景文话才说完,娘子们同时拍了自己额头,竹芩也忽然格格轻笑起来。

    景文你又不是皇帝你宣什么宣呀,你要找谁进来,朕替你宣。

    马上这就用词不当了啊,他这也是只能傻笑着抓抓头。

    追-更:http://www.wuliaozw.com/ (http://www.wuliaozw.com/)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