胸奴咪咪喵 - 第兩百零三章,任小娘子擺佈 夫人們都讓我開後宮是哪裡搞錯了吧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    景文醒来之时,眼睛还没睁开,怀里已经是抱没到娘子,不过身下倒是感觉到了,小舌轻轻在自己茎柱头端上打转的微微酥麻,还有唾沫滋润,这小妮子到还真挺能来,这也是避着眼睛享受着,嘴角微微扬起。

    阳光洒在他的眼皮之上,倒是有点稍稍刺眼,他张开眼睛正要起身,却只得颈部微微一动,身子却控制不了,也感觉不到自己四肢。

    ……老爷,你醒了?挨在腿边的居然是兰熙,景文忽然一阵紧张。

    熙儿,帮我看看,我不能动。景文一下也是满头大汗,两眼无助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嗯?是不是昨晚与谁欢淫脱力了,这气味可还浓着。兰熙娇娇一笑,她这身女儿装扮可是越发的娇柔献媚,这半臂直领中腰裙,里兜穿得是有点低,把她傲人双峰的沟缝都裸出了一两寸许,显然就是要由他瞧的,春宵行事娇狂如黛仪可都没敢这样穿。

    ……是也好像不是,我现在只有头能动,小头──景文雄柱抖了两抖,也能动,其他都动不得。

    嗯,这什么新玩法,老爷可真坏。兰熙轻轻娇笑了笑,这就趴在他身上查看,她故意还让自己玉乳沟在他眼前摆晃一阵,小手轻轻揉捏他周身经脉,别怕,就是让打了麻穴而已,却也没什么了不起的,再一两时辰便好,哎呀,这时间里老爷可是随熙儿摆弄呢。

    姐姐!你怎么偷跑。门忽然被打开,景文看不到来人,倒也听出是韵芷的声音。

    兵贵神速,先到者得,妹妹莫不是忘了,黛仪姐姐可说了,各人宠爱各人争,我还与你客气?兰熙说着,这也是掀起裙襬往他身下跨坐着,她们这些娘子们月事没来是不会着褌底的,这群摆底下也是赤着身往他茎端上压着。

    不是,我让打了麻穴你不救我还这么开心?景文不禁挑眉,以后得当心了这人。

    夫君让人打了麻穴?姐姐你太坏了!韵芷气急败坏地衝上来,小脚一蹬就直接脱鞋踏上了床,这且蹲在景文身边,到底这小娘子还是乖巧点,这么妙的招你也想得,芷儿妹妹受教。

    欸不是,你们倒是给我解解。

    这两姐妹就这样一个蹭着茎端,一个往他脸侧轻轻啄着撒娇。

    呃,我是很喜欢让你们撒娇,不过,你们夫君让人打麻了,多少担心一下吧?景文苦笑了笑,也是往韵芷脸边一啄。

    不是姐姐弄得么?韵芷一听惊讶的抬起头来看向兰熙。

    不是,我一进来老爷便这样了,也不晓得昨夜寻谁风流了,坏得很,活该。兰熙嘻嘻一笑,继续扭腰摆臀着就是不放进去。

    昨夜大家不都睡得好好的么,除了我与熙儿姐姐,还有谁懂打麻穴了。韵芷倒是摸起下巴思量了起来。

    欸欸,这总能解得吧,快把我松开呀。景文一脸无助地看着两人。

    先从实招来,昨夜与谁欢快了?莫不是殿下吧?是殿下么?兰熙一脸兴奋,侧掛一旁的长长辫子随着她高兴的扭着娇躯也是跟着晃动。

    不是,你们先把我解了我才说。景文闹彆扭着别过头嘟起嘴。

    你不说我们便不解。韵芷瞇着眼睛鼓着小脸,兰熙差点笑趴。

    敢情你们芳廷卫出身的还懂审问啊?

    先解再说行不行?景文讨价还价道。

    两小娘子相视一眼,同时看向他再同声说道:不行!

    那、我说了可不可以不打我?景文有点怕怕。

    考虑考虑。两姐妹互看一眼,又是同声说道,说完还开心的相拥在一起,哪时候感情这么好了?

    是、是掬月姑娘啦。景文闭上眼睛,好像两小娘子真要打他了似的。

    掬月姐姐?两人一脸开心地扑到他身边,先前黛仪姐姐还犹豫着要怎么让你服软呢,所以这穴是她点的?

    掬月你们管叫姐姐的?景文挑眉,这小娘子们原来早有预谋。

    是啊,她也比黛仪姐姐小两岁而已,所以她是先点而后上还是先上而后点,快点与我们说说。兰熙轻轻地戳着他胸膛。

    可是掬月姐姐不是早出宫了,而且她摸到夫君房里我们怎么都未能察觉呢?韵芷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人家武家出身的,谁家我就不说了。景文心虚道。

    武家出身也就齐家有这能耐,齐家哪有女儿了,就只见过齐少公子而已。兰熙倒是一点顏面也不留。

    她藏的好吧,她父亲也从未当她存在过,也不让出门也不让人知道有她这号。景文又是怕怕,芳廷卫还管这个?人家家底你都细数在掌。

    这样?看来有必要多插几个细作进去了。韵芷微微皱眉点了点头,不是,你们早就在注意人家啦?

    招也招认了,可以给我解解了没?景文讨饶道。

    不行,难得老爷吃了瘪,我们得要乘着这势头讨要讨要,反正黛仪姐姐带着芸儿姐姐玉儿姐姐去忙去了,这可没人碍着我们使坏。兰熙说着,手往裙襬里边伸去,抓着他茎柱便往自己花径穴口带,这衣服可没打算宽。

    缓点缓点,景文连忙哀号道,昨夜都全给了掬月了,让我喘息喘息吧。

    谁让你这放纵的,是老爷自己不好。兰熙噘着小嘴嗔怪道,这就拨瓣吸茎,给送了进去。

    姐姐先慢着点,掬月姐姐把夫君给钉着在床上,人也不见踪影,这不很奇怪么?还是韵芷乖巧,马上便看出了猫腻。

    谁管她那么多,她又不是殿下,老爷,是不是这么说?兰熙狐媚一笑,这也是没多加理会,反正这夫郎茎柱都让她给一顺到底了,这也是没打算停。

    不是,她摆明与我不告而别,这便是要远嫁到辽国了,我至少给她送上最后一程吧?景文对娘子根本就不敢兇,即是一阵气结,这也是翻着白眼说话。

    夫君……你别生气啊,事已至此也是晚了。韵芷抿了抿唇,轻轻的往他颈边抱去。

    啥?景文瞪大双眼,身下猛的一顶,兰熙这就让他给顶得俯下了身,暂且停下摆动,花穴湿润潮泽,她这也是情欲高涨,小脸红扑扑的挨在他胸膛。

    ……今天辽使早已经走了,如果掬月姑娘是齐公子的姊妹,他也早护送着随行离去,黛仪姐姐她们就是去陪着陛下全这事,早上派韵葇妹妹来说时你还没醒,陛下也说了,若是你还没起来不用出席也没关係,算算时间这都已经快出城了,最后这面怕是……韵芷说着,见不上这叁字却是难以出口。

    ……对不起了,老爷。兰熙瞪大着眼睛,小鼓着颊,轻轻往他胸口推了推。

    这样啊,也罢,她决心如此,那便这样吧,也只能看看有没有机会把她救回来了。景文轻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你不怪熙儿?兰熙歪着小脑袋看他,一脸怜人样,显然是发现自己胡搞了什么,这在反省呢。

    怪你能怎样,该去还是要去,这最后一面见不见实际上却是没有太大区别,见着说不定我要在陛下面前拂她顏面了,不见也好,唉唷,只是这最后一面没见着心还真有点疼,怎么她就偏偏是齐家人,却又偏偏搭上我,这要把人拉回来可不是件易事。景文说着,这也是挺着他身下唯一能控制的地方对着兰熙又是顶了两下。

    ……老爷!小娘子娇喘一声,小脸也是往他身上埋了埋。

    也是,弄得不好,两国交战可不在话下。韵芷轻轻说道,这也是紧紧搂住景文脖子。

    唉,先不想这些多的了,事已至此,我只好先疼一疼你们两个,芷儿乖乖,快替我解穴。景文转头轻轻往她颊边一吻。

    先别么,让熙儿伺候你。兰熙就老大不愿意了,这又是坐身起来,扶着他腰腹又是一阵石磨轻转,臀瓣在他茎柱根上半寸许轻轻摇曳着画着个小吕字。

    别管你姐姐,昨夜跟月儿玩了个新招,羞耻无比,非拿来好好招待熙儿不可。景文两眼瞇起,坏坏的勾起一弯嘴角。

    什么新招?这倒引起了兰熙的兴致,马上就把他下身麻穴给解了。

    姐姐就要胡来。韵芷看着摇摇头,这也是轻柔的把他上身的封穴之处给推开。

    怪了,能动是能,可是还是有点不太俐落。景文看着自己的手好像废了一半似的,抓握都不好抓全,这又把手放到韵芷胸上抓了抓。

    这穴少说点了有一时辰多,气血不顺在所难免,也得多花些时间才能好全,老爷你就别急了,乖乖从了熙儿便是。兰熙狡媚的笑了笑,又是一阵深吸顶宫,半寸轻提。

    夫君别着忙了,芷儿给你揉揉,也好得快些。韵芷微微轻笑,这也是跨坐他胸膛,提着他手按摩着经脉,这也是把他掌心往自己短衫下摆里塞,窜过兜子底往玉乳上覆去

    首-发:56msvip. (woo17.)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